128年前法国职业“屁王”隆重登场屁声悠扬响彻欧洲与北非

中国有句话叫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,无论哪个行当,只要出了名,就能走遍天下。

战国是孟尝君的三千门客,个个都身怀绝技,关键时候都会派上用场,哪怕是鸡鸣狗盗之徒,也能帮助为孟尝君排忧解难,还能帮助孟尝君脱险,所以他们都成为孟尝君府里的红人。

其实孟尝君府上的三千门客会的是实用技能,所以都能应用到实战中,华而不实的雕虫小技是能以排上用场的。

可是让人想不到的是,放屁也会成为特长,也会放出成就,也会成为一门艺术而大红大紫。

19世纪末是巴黎艺术发展的黄金时代,绘画、音乐等艺术在法国争奇斗艳,大放异彩。

可是在有流行文化圣地之称的蒙马特的舞台上,真正受到追捧的,却是一个以放屁见长的男士。他的出现总能吸引大家的眼球,博得满堂喝彩,此人就是法国大名鼎鼎的放屁明星——约瑟夫·普约尔(JosephPujol)。

此人放屁放出了技巧,放出了境界,放出了高水准,他放的屁非常有特色,一直被模仿,从未被超越,为了将自己屁放遍法国,放向欧洲,他还给自己起了一个非常响亮的艺名——勒·派多曼(LePetomane),意思是放屁狂想曲。

约瑟夫·普约尔不负众望,也绝不吹牛,把屁推向了极致,推向人生的最高境界,能不分年龄,不分性别,不分信仰、不分国籍,给人以快乐和艺术享受。

无论在什么地方的舞台,只要约瑟夫·普约尔一出现,一定全场欢呼,人声鼎沸,喝彩不断。而约瑟夫·普约尔总能把握节奏,把屁放得高潮迭起,精彩绝伦,一屁高过一屁。

每当演出结束的时候,观众意犹未尽,起立欢呼,盛情挽留,不肯离去,大声高呼再放一个、再放一个。

1892年,在蒙马特著名的歌舞表演厅红磨坊的舞台上,普约尔穿着得体的红外套与黑色缎裤,带着白手套盛装出场,他一本正经地向观众说道:

女士们,先生们,今天我很荣幸能够在这里一展才华,向大家展示一系列名为Petomane的表演。大家都知道屁是臭不可闻的,叫人唯恐避之不及的,但是我的屁很有技术含量,不是一般的屁,是让人痴迷是屁,叫人心旷神怡的屁。毫不夸张地说,老年人听到后会鹤发童颜,宝刀不老;年轻人听到后会更加恩爱,加紧造人;学生们听到后会发奋学习、成为学霸;运动员听到之后,会斩金夺银,为国争光。告诉大家一个秘密,我爸妈就是听我的屁,造出了我的弟弟。

在观众的意境中,他的屁成为悠扬的笛子,欢快的钢琴,喧嚣的战鼓,和春天的响雷。

观众往往会笑得前仰后合,女士的紧身裤会笑崩开,老头的假牙会笑掉,学生的眼镜会笑掉在地上,抑郁症患者会眉开眼笑,精神病患者会恢复理智。

可是也有糟糕的时候,一个贵妇人听到约瑟夫·普约尔的屁后笑得昏了过去,不得不让急救车把她送到医院,女士的丈夫后来还把约瑟夫·普约尔告到法庭上,最后不得不赔钱和解。

最让约瑟夫·普约尔难堪的还不是这些,又一次他在游泳池游泳,被人们认出来,非要他现场表演,约瑟夫·普约尔就旁若无人来了个即兴大长屁,滚滚屁浪在水喷起几米高的水柱,击中了一个锅炉维修工,那人当场跌落,昏厥过去。

这时候约瑟夫·普约尔不慌不忙、急中生智,在众人的目光中再次放屁,声音如莺歌燕舞,婉转悠扬,锅炉维修工竟然一跃而起,没事人一样。

其实约瑟夫·普约尔第一次发现自己有放屁的特长也是在水中,不过那是在沙滩上。那时候约瑟夫·普约尔才九岁,跟父母一起去消暑。正在水中嬉戏的普约尔突然抑制不住放了一个震耳欲聋的响屁,掀起三尺高的巨浪,把父母吓坏了,带他到医院做检查。医生也没有给出什么结果,但从此普约尔的屁便一放不可收,而且一放惊人。

17岁那年,高中毕业的普约尔在老师的建议下,举行了一场放屁演出,取得巨大成功,从此后普约尔就把放屁表演当做了营生,在全国巡回演出,场场爆满。医生说,普约尔会放屁不是偶然的,他的肛门与众不同,那里的肌肉弹性非常大,开合幅度可以随心所欲,控制自如。

而普约尔自己也承认,他的肛门是台抽水机,能在十秒钟内抽干4.5毫升的清水,还能在五秒钟之内把这些水全都排出去、

因为这个惊天绝技,普约尔成为红磨坊里红得发紫的演员,薪酬也一涨再涨,月薪达到三万法郎。

而普约尔并不满足于现状,不断钻研苦练,让自己的技巧向多样化发展,因为法国已经出现了模仿他放屁的演员,如果自己满足现状,迟早会被淘汰。

不久之后,普约尔勤学苦练,学会了用吹蜡烛,演奏笛子等高难度动作,巩固了自己的放屁地位,始终引领着放屁潮流。

普约尔越来越火,脾气也越来越大,跟红磨坊的东家发生了争吵,一气之下远走北美演出,同样引起轰动。

而红磨坊也不愿意受制于人,悉心培养了一个放屁大王,但演技跟普约尔相差太远,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,观众并不买账。

普约尔在放屁路上越走越远,收获了难以计数的名利,包括出自传,接受采访,演出电影,走遍欧洲和北非,忙得不亦乐乎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