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焦|巴林基金血本收购AC米兰秒变意甲曼城?

作为一家总部位于巴林首都麦纳麦的私募基金,Investcorp入主米兰已经几乎板上钉钉。球迷们最关心的问题是:又一次“走进新时代”的米兰,在未来究竟会有怎样的玩法?

短短几年间,AC米兰经历了中资和美资时代,如今又要翻开俱乐部历史的下一篇章,加入海湾资本阵列。曾几何时,来自中东的金元足球,一度是AC米兰球迷们的头号死敌:阿布扎比联合集团入住蓝月,誓要将卡卡带到曼彻斯特;卡塔尔人进驻巴黎,将伊布和蒂亚戈·席尔瓦打包带走,留给红黑成年累月的噩梦。直到最近,唐纳鲁马的自由转会依然让米兰拥趸们慨叹,若非金元诱惑,米兰应当不至于在自家孩子身上未得分毫。

昔日的阶级敌人,如今已成盟友。来自《队报》、《金融时报》和彭博社的多方消息,将AC米兰出售谈判的进程和新买主的身份逐渐托出:来自巴林的私募基金Investcorp,在全球管理的总资产超过420亿美元,业务范围主要涉及六大方面:私募股权、房地产、收益投资、基础设施、信用管理和战略资本。

从股本结构上来看,Investcorp的股权分布相当分散。公司超过半数的股权,来自战略股东和公司员工,而在2016年收购Investcorp20%股份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(阿布扎比国家投资基金),已经算是最大的机构投资者。穆巴达拉是曼城的现东家,CEO穆巴拉克正是如今的蓝月主席。在收购完成之后,AC米兰和曼城在某种意义上也会成为关联球队。

作为一家总部位于巴林首都麦纳麦的私募基金,Investcorp的主要金主来自阿联酋,而CEO则是阿曼人·阿拉尔迪——这名精力旺盛的企业家,是阿曼国家银行的前主席,曾经担任过阿曼空军的战斗机飞行员,登上过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。阿拉尔迪热爱写作,他在自己出版的一本小说里,讲述了一位阿拉伯记者携全家去新西兰度假、通过探索阿拉伯世界与西方的文化鸿沟、最终完成和解、看到美好未来的故事。

这样的故事,其实可以代表Investcorp的投资方向。该基金位于巴林,但客户涵盖整个海湾地区,投资的项目则尤其侧重西方世界。1988年,Investcorp收购了古驰集团47.8%的股份,又在5年后购入余下股份,这个彼时因经营不善濒临破产的家族品牌,在这家巴林基金治下重焕新生——这样的故事,与埃利奥特的AC米兰,也不无几分相似。

Investcorp在很多方面与埃利奥特不无相似。作为投资基金,两家公司首先代表投资者的利益,因此逐利是他们经营任何投资项目的根本目的。2014年,Investcorp以1.3亿欧元收购了意大利著名赛车手服装品牌丹尼斯的多数股权,该品牌赞助的运动员包括著名的意大利“小飞侠”瓦伦蒂诺·罗西。一个多月前,丹尼斯被转手给了美国投资巨头凯雷集团,价格是6.3亿。

如此赚钱的效率,就连埃利奥特也自愧不如。2018年,这家秃鹫基金以此前借给李勇鸿的1.8亿欧元为代价,将AC米兰纳入囊中。四个赛季里,埃利奥特总共注资5.6亿欧元,因此算下来,红黑现东家在这一项目上总共的投资额在7.4亿欧元左右。如今,埃利奥特将米兰放在谈判桌上,巴林基金的出价已经达到了11亿欧元,而根据意媒最新报道,买家又追加了8000万欧元的筹码,意图尽快敲定这笔交易。

埃利奥特当然是赚了。4年间,埃利奥特从不顾球队死活的无情秃鹫,变身为率领红黑重回正轨的可靠领路人。球迷们的爱戴和信任放在一旁,对于美国资本来说,更重要的当然是交易利得,而埃利奥特这一次将米兰卖了个好价钱。毕马威下属的足球财经分析机构“足球基准”首席执行官萨尔托里认为:“对足球俱乐部的交易来说,价格和价值完全是两码事,如果评估起来,米兰的合理价值应当在6亿欧元左右。”

通过征战欧冠,AC米兰有望在2021-22财年将营收额提升到3亿欧元以上。此前,红黑军团的年营收始终在2亿欧元的水准上徘徊——2005年左右,贝卢斯科尼的球队就已经在财报上达到了这一数字,在当时的欧洲足坛算是头一档。现如今,当年和米兰营收相差无几的皇马、巴萨、曼联和拜仁们,营收早已突破6亿大关,而米兰还在原地打转。

萨尔托里表示,以年营业额的倍数计算企业交易的合理价格,是业内惯用的评估手段之一,而10亿以上的最终成交价格,是米兰俱乐部年营收额的4-5倍——通常情况下,这是只有顶级俱乐部才适用的倍数标准。Investcorp为什么舍得下血本?一个合理的解释是,这家位于巴林的基金,在中东已经积累了稳定优质的客户群体,公司希望将业务进一步扩展到全世界,为此需要在投资矩阵中加入一个响亮的品牌。

据意大利权威金融媒体《24小时太阳报》,交易有可能会因为技术和手续问题拖延几日,但进行到这一地步,Investcorp入主米兰已经几乎板上钉钉。球迷们最关心的问题是:又一次“走进新时代”的米兰,在未来究竟会有怎样的玩法?

如果你期待着“石油爹”为米兰内洛带来大把钞票,红黑军团就此化身意甲曼城,那么新东家大概率要让你失望了。从公司性质上,Investcorp尽管顶着中东资本的帽子,但实际上与埃利奥特并无本质差异——二者的核心业务,都是帮助客户进行资产管理。因此,尽管持有Investcorp五分之一股份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有着高达2430亿美元的市值,但如此巨大的资本存量与米兰可用的转会资金之间,其实没有必然联系。

寻求投资效益最大化的Investcorp,基本上会继续埃利奥特道路:关注经营成本,严格限制工资帽,有时候为了减少资本投入,会考虑以租借的方式签下球员。俱乐部如今的管理层中,现任主席斯卡罗尼基本肯定会离开,而马尔蒂尼、马萨拉和皮奥利留任的可能性颇大。加齐迪斯的去留备受关注:很多人认为米兰CEO是埃利奥特的利益代表,因此离任不可避免,但Investcorp已经对加齐迪斯的工作表示了认可,他与红黑的合同到今年11月份到期。

好消息是,埃利奥特在当初接手米兰时,本就打算持有3-5年之后加价卖出,而新东家对红黑军团有着更长期的经营规划。据传言,Investcorp在入主后将会成立一个特别基金,管理俱乐部的各种事宜,并制定一个“十年计划”。前文提到的曼城东家穆巴达拉,以及本赛季入主纽卡的沙特主权基金,都有可能会在这一“红黑基金”中分一杯羹。

因此,比起前任埃利奥特,放长线经营的Investcorp会更加关注米兰俱乐部在中长期的价值提升。如若米兰在今年的意甲冠军竞逐中最终抡元,或球队在未来某个赛季看到触碰更高荣誉的希望,新东家在投资引援的层面,应当会比埃利奥特更有魄力。此外,Investcorp对不动产有着特别兴趣,目前在意大利的投资包括位于米兰的开云集团大楼,以及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位于罗马的总部。谈判旷日持久的米兰新球场项目,自然也是吸引巴林基金完成收购的重要因素。

埃利奥特出售米兰,发生在一个微妙的时间点上。建造新球场的可能性,已经构成了米兰俱乐部价值评估中的溢价因素,但项目的悬而未决,也避免了成交价格过多上涨。埃利奥特选择规避风险,见好就收,而Investcorp则将新球场作为筹码纳入这场豪赌,并以更大的力量推动审批进程。在新东家的经营蓝图中,米兰俱乐部的年营收需要稳定在3-3.5亿的区间,为达成这一目标,基金希望来自比赛日的球场收入可以在现有基础上翻倍。

2018年,李勇鸿未能及时偿还埃利奥特的欠款,在AC米兰的股权争夺中被踢出局。当时的李勇鸿还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说:“埃利奥特阻挠我为俱乐部制定的商业发展战略,并且否定了一位非常诚恳的收购AC米兰买家的提议,不同于埃利奥特,我是真的对AC米兰俱乐部有长期的投资规划和兴趣。”

当时,李勇鸿急需在短时间内寻找买家,以防止因为违约,俱乐部会被债权人埃利奥特直接收走。而李勇鸿这么做,也是在尽量弥补自己的损失。

我们无法预测在另外一个平行宇宙中,AC米兰俱乐部是否因为雷波诺列夫的俄国大亨身份而陷入信任危机,亦或是因为主席科米索的大嘴巴受到其他俱乐部的口诛笔伐,但在真实的世界中,李勇鸿在最后时刻寻找接任者的努力,都被埃利奥特成功阻止了。

而这次,经过了4年,当埃利奥特准备转让俱乐部股份时,“李哥”卷土重来。他们在用他们的方式阻扰这笔交易,尽管很少人看好他们能够成功。《24小时太阳报》表示,李勇鸿方面正提起诉讼,要求埃利奥特集团赔偿3.2亿欧元,作为当时被“做出局”的赔偿。

为此,《体坛周报》记者联系到了李勇鸿团队的人士,针对此事进行求证,得到的说法是:“诉讼的事一直都有,也是公开信息,我们只是拿回我们应得的。埃利奥特明知有诉讼仍要强行转让,买家也应该知道这其中潜在的风险,我们将采取行动进行阻止。”

也就是说,李勇鸿对埃利奥特集团的诉讼,并不是在传出股权转让之后才发生的,而是早在俱乐部被埃利奥特被接管后,李勇鸿团队就已经在其公司所属地的卢森堡当地法院提起了诉讼。可问题是,4年过去了,没有传来任何案件进展的报道,人们似乎已经忘了“李哥”和这份诉状的存在。

据《体坛周报》记者了解,退出AC米兰之后,为了能够有一个发声的渠道,李勇鸿和其团队在2019年9月开通了推特账号,积极参与评论有关AC米兰俱乐部的话题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在担任俱乐部主席期间一直保持神秘、与球迷保持距离的李勇鸿,在离开俱乐部之后却表现得异常活跃,从米兰的每场比赛,到涉及俱乐部内部消息的话题,“李哥”无话不谈,并留下了“看看辛格的履历,AC米兰配得上更好的”、“加齐迪斯先生,您知道你的工资都是我发的吗?”等等名言。其实,李勇鸿是在等待一个时机,对外宣布诉讼的最新进展。然而,他始终没能等来一个有利于他们的好消息。2021年8月,李勇鸿发表了迄今为止的最后一条状态,此后杳无音讯,直到埃利奥特转让俱乐部的消息被传出。

李勇鸿要求埃利奥特赔偿3.2亿欧元,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?这主要基于2018年,李勇鸿对于AC米兰俱乐部的估价在6亿欧元出头,刨去埃利奥特集团最开始投入的3.03亿欧元——1.8亿用于李勇鸿收购俱乐部的款项,其余则为接手债务和俱乐部运营——剩下的金额恰恰就在3.2亿欧元左右。

李勇鸿团队认为,自己总共为俱乐部投入了8.8亿,其中只有2.8亿来自埃利奥特集团(李勇鸿在公开信中的说法),并在签约和运营俱乐部过程中受到欺诈,故理应按照市场价格获得赔偿。但诉讼最终还是要看证据,不知道李勇鸿团队人员口中的“采取行动”是否指的就是法律层面的努力。

巧合的是,媒体透露的埃利奥特转让俱乐部的金额,减去他们为俱乐部投入的金额,就和3.2亿欧元的数字大致相同,李勇鸿这是要让埃利奥特1分钱都赚不到的架势。不过,外界普遍不看好李勇鸿能够对这笔收购产生影响。从两次阻扰者的身份来看,李勇鸿和当年的埃利奥特也有本质区别。2018年的埃利奥特作为债权方,根据协议有权决定是否转让俱乐部,而如今的李勇鸿在法律意义上早已经和AC米兰俱乐部没有任何关系,想要阻止交易,还是得拿出真东西。毕竟站在一旁指点,和横插在两者中间发号施令,还是有很大差别的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